豫都网 > 旅游频道 > 出境游 >

大家都说印度脏?过去亲眼一看,妈呀,果然是真的

[摘要]【导语】这可能是全中国最有“故事”的旅行公众号。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(Liu小顺:lxslvxing),“跟着小顺去旅行”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! 尼泊尔和印度的边境是我见过最草率最松散的边境,一座像大学校门一样的简朴国门竖立在灰扑扑的街...

  【导语】这可能是全中国最有“故事”的旅行公众号。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(Liu小顺:lxslvxing),“跟着小顺去旅行”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!

  

  尼泊尔和印度的边境是我见过最草率最松散的边境,一座像大学校门一样的简朴国门竖立在灰扑扑的街道上,门头用印度语和英语分别写着“欢迎来到印度”,来来往往的人群、牛羊、汽车如入无人之境,连把门的警察都看不到一个——至少我没看到——真的连我以前读过的大学校门都不如,那里好歹有几个保安什么的。

  2011年9月19日,我先坐一辆公共汽车从蓝毗尼到Bhairahawa,这是距离边境最近的一座小城,然后搭一辆人力三轮车,谈好价钱200卢比,半个多小时后将我送到了国门处。

  如果不是三轮车夫告诉我到哪里盖出境章,我根本找不到那个毫不起眼的尼泊尔移民局办公室。看着眼前大敞大开的尼泊尔国门,心想,如果我要偷渡过去未免也太简单了吧?何况我皮肤这么黑。

  理论上尼泊尔卢比和印度卢比是1:1.6的固定汇率,但是韩国寺的安徽女孩告诉我,这个尼印边境的汇率并不好。果然,我问了好几家换汇点,汇率都低得离谱。经过讨价还价,我最终用1比1.63的汇率换到2万多印有圣雄甘地头像的印度卢比。

  紫漫在微博上跟我说过印度已经关闭所有中国银联通道,我口袋里揣着的2万多卢比就是我这次印度之行的全部预算。一个半月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我对印度的消费水平尚无概念,以订好的火车票来看,十几个小时的卧铺车只需大概不到30元人民币,印度应该比尼泊尔贵不了太多。

  

  说到印度的火车票,跟中国不太一样。中国的火车票是定量的,有多少座位票,有多少卧铺票,还有多少站票,卖完就完了,买不到你就哭去吧。

  可印度的火车票是先把固有的车票卖完,还有需要的人可以进入等待名单,一个一个排队。前面买过票的人一旦退票,等待名单里的人就可以往前填补空当。

  通常你在等待名单里排前20,能拿到座位的概率是非常大的。但也不一定,有人运气好,排位100多依然能拿到座位,那就得拼人品了。

  印度的火车座位类型也跟中国不一样,硬座很少,大部分是硬卧。另外,还有一等座,可票价是硬卧的两倍,我基本上不予考虑。

  这次我买的是从距离尼印边境最近的Gorakhpur火车站到瓦拉纳西火车站的硬卧票,买的时候我在等待名单里排13,后来乘车状态变成了RAC。

  我问安徽女孩,RAC是什么意思?她也解释不清,只是告诉我说,我可以上车没问题了。

  我钻进尼泊尔移民局缩在路边角落里的那个阴暗狭窄的办公室,几位年轻官员正在闲聊,见我走进来,倒是很热情地招待我,教我如何填写出境表格,甚至跟我闲聊开玩笑,问我30天的尼泊尔签证为什么才15天就要走?是不是尼泊尔姑娘不够漂亮?那种感觉好像我是在街道办事处申请做志愿者一样,本应严肃庄重的地方却显得如此轻松随意,带有南亚典型的黑色幽默风格,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构得云淡风轻。

  

  尼泊尔官员从办公桌凌乱的抽屉里翻来翻去找出公章,对它哈了半天气,在我的护照页盖上一个工工整整的出境章后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对我说道:“欢迎再来尼泊尔!”使得我还没真正出境,就已经开始怀念这个可爱的国家了。

  我背包穿过写着“欢迎来到印度”的国门,印度的真实面貌就开始慢慢向我掀起了衣角,拥挤嘈杂的人群、堆满街道的牛粪和垃圾、堵得死死的大型卡车,真不是我故意戴有色眼镜去看印度,而是这种直观感觉很明确。虽然刚才在尼泊尔那边同样脏乱,但短短十几米距离过来,印度的情况就是毋庸置疑的“升级版”。

  可是,移民局办公室到底在哪里?我一边在路人和车辆的狭缝里踩着牛粪马屎艰难地穿梭,一边东张西望找能盖入境章的地方。我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在印度境内瞎窜,却没有一个警察过来管管。其实我已经“非法入境”了,早知道这样,还用费什么神办印度签证!

  见我东张西望一副做贼未遂的样子,终于有位印度大叔将我拦下来,他不是国家工作人员,多半是来“多管闲事”的。他指了指马路对面,说移民局在那个方向。我早有耳闻印度是英语普及率最高的亚洲国家之一,听到衣衫褴褛、牙齿残缺的印度大叔脱口说出“移民局”如此复杂的英文单词,我彻底相信了这个说法。

  我费尽辛苦找到入境处后,依旧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路边的简陋屋檐下随意摆放了几张破旧桌椅,一群衣着随意、反应迟缓,看起来像是农村干部模样的印度官员坐在后面,桌上除了几张乱糟糟的表格,几个黑黄黑黄的茶水杯,还有几个粗糙的印章和几盘坑坑洼洼的红色印泥之外,基本上就没什么像样的东西,好歹还是应该摆面国旗之类的!

  假若不是他们头上的屋檐明明确确写着“移民办公室”的英文单词,我肯定以为他们只是一群退休后无所事事,坐在路边喝茶打发时间的老头。甚至在他们亲自给我的护照盖上入境章,颤颤巍巍地在入境章旁边写下入境地点和入境日期后,我仍在怀疑这都不是真的,肯定有什么东西不对劲!未免太草率了吧?他们甚至都没正眼瞧我一下,更别提他们会微笑着对我说一句“欢迎来到印度”之类的话。

  

  “欢迎来到印度!”我只好对着马路自己大声喊出这句话。

  我喊的是中文,却突然招来一批真心欢迎我的印度掮客,他们想拉我去坐车,把我围得水泄不通,一迭声的“Sir、Sir、Sir”,叫得那个亲热肉麻、波澜壮阔,似乎我不坐他们的车,就甭想在印度混下去了一样。我只好一迭声的“Sorry、Sorry、Sorry”,说得那个掏心掏肺、诚恳谦卑,然后奋力冲破人墙,赶紧去找汽车站。

  我很想给神奇的印度移民局拍拍照,可是怕那几个脾气不好的印度官员冲出来砸我手机,所以等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才偷偷拍了一张。如果我不特别为你指出来,你在照片里根本看不见那个“低调”得不可思议的印度移民局。

  

  我找到正规汽车站,买票坐上开往Gorakhpur的空调大巴车。印度物价水平比尼泊尔略高,但跟中国比起来,仍是白菜价——印度只是稍微贵一点的白菜罢了。看见大巴车上正在播放的印度歌舞片,充满节奏感的音乐一下子将我带进了充满印度风情的氛围里。

  如同一部公路电影里,黑白的画面突然变成了彩色,我拍拍脑袋,确认自己是清醒的,而且我真的已经到印度了!

  【更多精彩内容】

  关注"Liu小顺"微信公众号:lxslvxing(←长按复制)并回复关键词【目录】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。

  

  Liu小顺(微信公众号:lxslvxing)

  人生不需要太顺,小顺就好。

  本文为搜狐号作者原创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
《大家都说印度脏?过去亲眼一看,妈呀,果然是真的》河南新闻-豫都网提供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lvyou.yuduxx.com/cjy/606844.html,谢谢合作!

[责任编辑:admin]

我要评论
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

豫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未经豫都网(以下简称本网)许可,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本网自有版权作品。

2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,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。

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>>

返回豫都网首页
版权所有: 豫都网 Copyright(c) 2010-2015 YuDuWang Network Center.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3014680号
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来信通知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!邮箱:admin@yuduxx.com
未经豫都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